1. 贷款小能手首页
  2. 贷款新闻

[银行创业贷款]引进政府资金为银行覆盖坏账,创巢帮助创业公司获2亿风险贷款 | 爱分析访谈

调研|唐靖茹吴永哲撰写|吴永哲风险贷款最早起源于美国硅谷,在美国将近有40年的发展历程。目前,美国的风险贷款市场已经孕育了包括硅谷银行(SiliconValleyBank)、赫拉克勒斯科技成长资本(HerculesTechnology)和水平线科技金融(HorizonTechnology)在内的3家上市公司、数十家银行系和投资机构系的风险贷款机构。相较于国外成熟的市场,国内

调研 | 唐靖茹 吴永哲

撰写 | 吴永哲

风险贷款最早起源于美国硅谷,在美国将近有40年的发展历程。目前,美国的风险贷款市场已经孕育了包括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Bank)、赫拉克勒斯科技成长资本(Hercules Technology)和水平线科技金融(Horizon Technology)在内的3家上市公司、数十家银行系和投资机构系的风险贷款机构。

相较于国外成熟的市场,国内风险贷款领域尚处于初级阶段。周鸿涌发现这个机会后,在2015年创立“创巢”平台,定位风险贷款综合解决服务商,以“贷款+认股期权”为核心的模式帮助中小型科技企业向银行获得贷款。

与传统银行的抵押贷款不同,风险贷款主要针对缺乏正现金流和抵押资产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属于信用贷款。同时,考虑到这类企业未来的成长性,风险贷款通常内含一定比例的认购股权,当企业未来估值上涨时能获得较高溢价,以此来缓释债务违约的较高风险。

政府风险补偿为银行降低风险
由于在风险贷款领域,内资银行并无太多经验,尚缺乏独立风控能力。创巢采取了引进政府为银行提供有效风险补偿的措施。以创巢深度参与的上海杨浦区“贷投联动-双创贷”项目为例,政府出资设立2亿的投贷联动引导基金,以风险补偿金的形式预存至银行,覆盖银行85%的坏账风险。

此外,创巢团队根据各类公开数据以及自身业务累积的企业独特数据,打造了一套内含财务预测、公司对标、估值逻辑及风险评估的智能投研系统——知著,为银行提供行业及公司的分析报告。其中,对公司当前及未来估值的判断,在与企业谈判认股期权的过程中或将决定创巢和银行未来能否将期权顺利变现,获得溢价收益。

在项目获取端,创巢选择与知名投资机构合作,主要合作的项目大多是处于Pre-A到B轮融资阶段。对于投资机构,风险贷款能帮助被投企业获得有效的补充资金,有利于提高下一轮企业的估值。

截至今年6月,创巢共帮助近百家中小企业获得风险贷款,平均借贷金额300万左右,贷款总额超过2亿。目前与创巢合作的银行有浦发硅谷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和南京银行等。

沉淀风控模型和企业数据
作为连接企业、银行、政府和投资机构四方的平台,创巢在整个风险贷款的过程中,不断积累投资机构及银行的风控标准、科技企业的运营数据和信用记录等,逐渐沉淀出一套风险贷款的完整解决方案。

这是创巢设想的第一个盈利模式,即对外输出一整套风险贷款的系统解决方案。根据创巢联合创始人周鸿涌介绍,创巢计划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将与上海杨浦区政府的合作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其中优先考虑的是北京、深圳和杭州这三个创业者最密集的地方。

除此以外,周鸿涌认为,除了依靠政府的政策资金配套,在未来创巢会为风险贷款资金方输出风控能力,凭借独立专业风控系统为各类资金方和优质的科创企业提供债权融资方案。

近期,爱分析专访创巢创始人周鸿涌,就创巢的战略发展进行交流,摘选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创始人周鸿涌,广州中山大学管理学学士、澳洲国立大学经济学硕士。曾从事新三板挂牌保荐、持续督导业务,投资开发智能投研系统,2015年联合成立创巢。
创巢与知著系统互补,政府推行“投贷联动”
爱分析:为什么说风险贷款是第三种融资方式?风险贷款和普通的债权融资有什么区别?

周鸿涌:我简单解释一下这件事情。从纯股权的团队看,风险贷款的收益与VC投资的收益回报相比太低。从纯债权的团队看,中小企业没抵押物,信用贷款风险太高。因此,风险贷款成为介于股跟债之间的第三种融资方式。

其实从金融产品的角度去看,为什么中国中小微企业贷款常常被认为是个伪命题,核心就是风险与收益不匹配。风险贷款试图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试图把原来这种风险收益倒挂的情况给逆转过来,或者至少把二者的差距给缩小。所以,签署认股期权协议的原因就在这里,期权未来可能产生的收益是比较高的,类似于股权投资,虽然份额相较于传统的股权投资低很多,但是这部分的收益远远高于利息。

爱分析:下一轮的投资人是否愿意将所投资金用于偿还公司的风险贷款?

周鸿涌:首先,风险贷款和传统意义上的普通贷款不太一样,体现在贷款期限上。以硅谷银行为例,通常贷款期限在2-5年,甚至更久。这就意味着,公司的还款压力不会非常大,尤其对于一些现金流比较健康的公司,不会因为巨额还款压力而导致出现流动性短缺的情况。同时,针对不同行业的企业,比如医药行业,风险贷款的周期可能更长,以支持企业研发药物的三年五年的周期。

其次,不同的投资人对于这件事情的理解不同。如果是美元基金,它们对于风险贷款的模式非常熟悉,也了解投贷联动的形式,因此美元基金会非常理解其中的缘由,通常能够接受这件事情。但是对于国内的一些人民币基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市场教育的问题,它们很多不太能接受这件事情。

其实现阶段的风险贷款和多年前的风险投资一样,市场教育需要时间的积累。创巢现在提供的风险贷款的协议是一个非常标准的行业通用协议,但是大多数科技公司都是第一次接触,基本都会请多个律师轮番对我们的每一个条款进行沟通,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爱分析:为什么创巢和知著这两个系统要同时做?

周鸿涌:知著是以公开数据为基础、运用NLP等技术的智能投研平台,创巢系统则是连接了项目、投资机构、银行和政府的风险贷款平台,创巢其实是知著的主要应用场景。

由于风险贷款产品介于股权和债权之间,它既要分析一家公司当前的状况,也需要很强地预判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潜力。所以,在知著系统当中,含有财务预测、公司对标、估值逻辑及方法等模块。基于知著系统收集和分析的结果,我们会对一家公司合理的估值空间有基本定判断。而这个判断标准,在后续期权谈判的过程中或将决定我们未来行权的时候是否有利可图。

虽然在风险贷款的过程中,资金来自银行,主要的决定权也在银行手里,但是在实际签署期权和最后行权这件事情上,我们有一定的主动权,这也决定了我们需要在该环节建立自己比较核心的优势。

爱分析:地方政府在支持当地科创企业时,一般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周鸿涌:政府缺乏有效的项目价值判断依据,所以很多地方政府的做法比较传统。比如举办各种类型的创新创业赛事,并且针对参加赛事获奖的企业提供补贴资金和税收优惠等政策支持。虽然这种赛事看上去是择优选择补贴标的,但是实际上政府为了考虑普惠,往往设立很高比例的获奖机会,使得更多的企业获得政策支持。这种类似于派红包的方式,由于补贴资金非常有限,往往对于优质企业没有起到足够的支持效果。

创巢希望协助政府搭建有效的优秀项目发现机制,挖掘出有潜力的企业并重点扶持,成为未来各自领域的领军企业,真正带动整个产业在当地的发展壮大。

目前政府更多的是产业引导基金,其中的相当部分收效欠佳,并未真正实现“投资引导带动产业落地”的初衷。

创巢坚持投贷联动的融资方式,一方面通过专业的VC机构挖掘出有发展潜力但目前融资困难的企业,然后政策采用补贴兜底的方式激励银行对其放贷,等企业逐渐发展起来后,投资机构又可以进行股权投资,形成一个正向循环。

爱分析:“投贷联动”政策方面有什么具体的指导意见?

周鸿涌:目前没有具体的政策要求。

比如上海杨浦区是全国双创示范基地,区政府启动2亿元的投贷联动引导基金,为银行科技小贷提供风险缓释和奖励措施,调动金融机构积极性来扶持区内双创科技企业。不同地区政府都会依据自身的产业特征,制定不同科技金融政策,很多实施细节我们创巢甚至会陪同政府一起商议和谈判。

另外一种情况可能是政策中期会进行一些调整,比如贴息政策等,我们会给政府提供一些建议,便于它后期的政策规划能更好地服务科创企业。

外资银行风控能力强,内资银行依赖政府增信
爱分析:银行在风险贷款领域的风控能力如何?主要基于哪些方面?

周鸿涌:我觉得分为两类银行,第一类是专门从事风险贷款的银行,以浦发硅谷银行为代表的几家银行;还有一类是内资银行,这两类银行的处理方法是不一样的。

对于有经验的风险贷款银行,它会基于投资机构的白名单、公司烧钱的速度、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下一轮融资TS及潜在的投资机构等,包括整个风控过程对于公司及行业的未来发展的判断。此外,不同银行可能擅长不同的行业及领域,比如硅谷银行看得懂医疗、生命科学领域,华美银行敢于放贷给烧钱的O2O模式的公司,这些都是内资银行目前不会涉猎的行业及公司。

还有,这些外资银行本身也有目的地参股了很多投资机构,作为母基金能掌握大量的项目资源和投资机构的业绩表现。

然后是第二类,此前没有从事风险贷款经验的内资银行。内资银行的资金成本相对更低,但是当前阶段缺乏经验和能力,这类银行的核心关注点就是如何解决风险敞口的覆盖问题。所以,创巢引入政府,通过政府和自身的增信撬动内资银行的资金,覆盖其风险敞口。未来,在证明了项目获取能力、风控能力和认股期权变现能力后,创巢会优选几家银行一起做风险贷款业务。

爱分析:认股期权的持有者是银行还是创巢?

周鸿涌:比如浦发硅谷银行,它拥有自己的持股平台,而且整个配套设施很齐全,认股期权的持有者就是美国硅谷银行独资的基金公司。创巢想做的就是把这种模式复制到更多的期待转型的银行,甚至是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

国内的银行由于受制于商业银行法规定,不能直接进行股权投资,虽然目前央行有批准一些试点投贷联动的银行,但是实际操作中设立直投子公司还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创巢在其中将扮演银行的期权持股平台的角色。相当于创巢和银行签署了一份协议,由创巢代为持有期权并行权,最终的行权溢价收益与银行进行分配。

爱分析:风险贷款里认股期权最终如何变现?

周鸿涌:举个例子,比如A公司现在估值2亿,创巢的合作银行对A公司风险贷款500万,同时持有价值100万的认股期权,占股5‰。等到下一轮融资,A公司估值翻番至4亿,意味着原来100万价值的股权价格涨至200万,此时我们可以把这5‰的认股股权以一定折价卖给新进的投资机构,比如8折180万,相当于我们净赚80万元。

爱分析:截至目前,创巢有行使过认股期权吗?

周鸿涌:由于我们真正在杨浦区落地风险贷款项目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目前很多获贷企业仍处在高速成长期,很多股权融资也正在路上。

据我们的判断,平均一家创业公司获得一轮投资的周期在9-12个月,这也是我们设置5年的期权行权有效期的原因。在我们的现有盘子中,下半年至少有两家企业有望实现期权退出。

爱分析:创巢主要服务什么阶段的企业?

周鸿涌: A轮左右的企业为主。

爱分析:目前在实操环节,风险贷款主要适用于哪些行业?

周鸿涌:第一类是投资机构所称的“TMT”类的互联网项目,比如电商、广告营销类项目,因为这类企业的现金流状况通常比较好,即使当下亏损,但是每个月都有回款,非常适合等额本金的风险贷款。其次,消费升级类项目最近比较火,原因主要是大家都比较看好中国的消费升值趋势,这类企业融到下一轮的概率比较大。

另一类是以智能制造和新材料为主的项目,这类型项目一方面是投资机构青睐的实体行业,同时也是传统银行金融机构更加熟悉的行业类型,所以这种企业的贷款转化率也会比较高。

随着参与风险贷款的银行机构逐渐增多,我认为不同机构的风控能力会带来更多的竞争和不同行业的渗透,比如硅谷银行,他们能为医药、生命健康等长时间没有现金流且亏损的行业内企业提供风险贷款,这与硅谷银行在这些行业的研究积累、风控能力分不开。

千亿潜在市场规模,未来对标硅谷银行
爱分析:风险贷款在中国的市场规模有多大?

周鸿涌:目前,风险贷款市场在国内刚刚兴起,市场规模非常小,浦发硅谷银行一年大概20亿左右的放贷规模。但是,如果按照成熟市场股权融资和风险贷款比例7:1来计算,国内对于风险贷款的需求量在1000亿左右,而且这是每年新增市场规模。

所以,创巢一直在宣传和交流,做很多市场教育的工作。这个市场远远没有到竞争的阶段,当下整个行业内的企业应当抱团取暖,先把蛋糕做大,同时让更多的市场主体知道并了解风险贷款这一融资模式。

爱分析:目前创巢的风险贷款规模有多大?

周鸿涌:从去年六七月份开始,截至目前超过2亿元的放贷规模,近百家的获贷企业,平均每家公司获得风险贷款300多万元。

爱分析:创巢有海外的对标企业吗?

周鸿涌:风险贷款最早发源于美国硅谷,在美国,以风险贷款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有三家,分别是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赫拉克勒斯科技成长资本(Hercules Technology)和水平线科技金融(Horizon Technology)。

爱分析:创巢未来的定位和战略规划是怎样?

周鸿涌:第一个阶段,创巢作为风险贷款这一模式的国内先行者,我们会通过系统进行复制和推广,这套系统是一站式服务资方的风险贷款模型,包含前端获客、客户综合评估分析、最终放款等,以一套系统沉淀风险贷款的完整解决方案。因此,创巢设想的第一个盈利模式就是提供这套风险贷款科技金融服务系统,目前和上海杨浦区政府的合作就是类似的模式。

第二个阶段,创巢计划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将上海杨浦区的合作模式复制到其他地方,未来想去的地方是北京、深圳和杭州这三个创业者最密集的地方。第一站,创巢可能会优先选择深圳,主要是上轮投资机构招商启航的国资背景,在深圳有较强的资源,包括政府关系等。

除此以外,除了依靠政府的政策资金配套,在未来,创巢会考虑为风险贷款资金方输出风控能力,凭借独立专业风控系统为各类资金方和优质的科创企业提供债权融资方案。这也是创巢走向市场化发展的路径之一。

早鸟票 1799元/人

仅限1-10名,先到先得

团队票 1610元/人

3人以上成团,人数上限5人

常规票 2299元/人

注:报名费包括午餐,全程有咖啡、水果等茶歇,报名或咨询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爱分析群小秘。

爱分析热文
新龙榜

新金融

企业服务

其它

原创文章,作者:银行贷款利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kgfj.cn/3253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